首页 > 博罗县上海自由贸易港方案呼之欲出 风险已道歉张会芳管控成最大挑战

上海自由贸易港方案呼之欲出 风险已道歉张会芳管控成最大挑战

2018/1/20 5:33:06 13:05:55      点击:2960
  

“自由贸易港,不像自贸区,不是搞盆景,不要求大家都能学。”白明表示,越是复杂、越是高大上的开放规则,适应性越差。建自由贸易港,目标是最高水平的资源优化配置。“全世界自由贸易港,都是特殊的园区,都是小而精。”

2017年3月,在国务院印发的《全面深化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改革开放方案》里,最新目标是“对照国际最高标准、最好水平的自由贸易区,全面深化自贸试验区改革开放”。

不过,在目前的规划下,可以预见的是,中国内地模式的自由港,范围不会太大。

不过,一些掣肘仍然存在。

从香港和新加坡经验看已道歉,自由贸易港最基本的功能,是要实现贸易自由。通过离岸贸易和转口贸易,在生产国和消费国之间建立第三方的角色,并借用第三方的土地完成加工制造存储销售运输等行为。而在监管方式上,实行“一线放开,二线管住”,也就是“海关后撤”到二线,自由港内部成为“境内关外”。

由于没有特殊的“税收优惠”和资金支持,从第一个上海自贸区设立后,自贸区的探索一直强调制度创新,是“制度创新高地,不是政策洼地”。

在去年中共十九大会议召开期间,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韩正有一个清晰的总结,自贸区建设,上海分了三步走:2013年9月上海自贸区挂牌,为1.0版;2015年中央批准深化自贸试验区方案,是2.0版;2017年5月,中央深改组正式批准全面深化上海自贸试验区改革开放方案,是3.0版。

在多位受访专家看来,设立自由贸易港,发展本地贸易、转口贸易并不是最终目标,离岸贸易、离岸金融才是自由贸易港最终探索的方向。

目前的共识是,建设自由贸易港,需要在自贸区的基础上,获得更大的改革授权。

资料图:上海自贸区。发 汤彦俊 摄

与一些省份将自贸区片区分散布局的做法不同,浙江的自贸区集中在宁波-舟山港,定位也非常明确,专注油品储存、中转,提升油品资源配置能力。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曾表示:浙江自贸试验区制定了初步建张会芳成自由贸易港区先行区的发展目标,对接国际标准,推动以油品为核心的大宗商品的贸易自由

化。

事实上,这也是自由贸易港和自贸区、保税区的最大区别。

这两个区域目前都属于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保税区片区。洋山港是全球最大的集装箱码头,2016年集装箱吞吐量达1566万标箱;浦东机场在全球空港排名中位列第三,2016年货运量达到344万吨。这种“海港+空港”的组合,是目前国际上自由贸易港的一种主流布局。

事实上,前期工作早已经启动。上海市浦东新区区长杭迎伟在2017年10月透露,浦东新区正在为正式启动做好准备。

服务贸易在“境内关外”模式下,也会更加便利。赵楠以船舶维修业务为例,为了控制可能存在的风险,在传统模式下,从事国际业务的船舶零配件需要维修,有的零配件需要进口、报关出口,再装上船。有些甚至要求同船换装,比如某个零配件从一条船上卸下来,维修好,还要装回到这个船上。但如果自由港模式下,就可以改变现在的监管模式和手续流程。“很多离岸服务是否可以开展,在税收上是否可以对接国际离岸业务的税收方式,这些都要逐步去探索。”

上海市发改委副主任朱民曾公开表示,上海设立自由贸易港,是在现有的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内设立自由贸易港区,“不搞圈地、不搞大拆大建,主要是制度创新,研究一套符合中国实际的同时具有国际水准的新的监管制度。”

“自由贸易港区和现在综合保税区最大的区别在于一线管理的方式不同,至于‘怎么管’,现在还在和国家相关部门研究。” 2017年4月1日,上海市发改委副主任朱民曾在上海市政府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netease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

华中科技大学自贸区研究中心执ag8.com行主任陈波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从权威官方层面看,香港和新加坡已经被确定如何营造健康我也跟风买了一些,为重要的对标参照系。

“在自由港区范围内,常规性海关监管撤到二线,实现安全高效管住,对于普通货物、不涉及安全问题的货物,只有涉及进出口业务时,才存在报关环节,如果不涉及出口环节,单纯的国际中转,可免于惯常海关监管。”赵楠解释,保税区只是实现出口退税、进口保税的功能,但实际仍属于特殊海关监管区。比如,在原来的自贸区、保税区,集装箱需要做拆拼作业,把箱子打开,进行拼箱,需要跟海关报备,甚至在海关监管下完成相应操作ag5121.com,“如果在自由港,进行拆拼箱作业,只需要记录发生的作业状态、物流状态,不需要海关的报备、审核、监管。”

“自由港,有狭义,也有广义的自由港。”赵楠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香港是港城式自由港,自由不仅局限在海关,资金可以自由进出,人员可以高效流动。新加坡和香港又有所区别,仅在港区实施自由港制度。“如果是港城式的模式,在金融制度上,在人员流动上,在各种要素的自由流动上,要更加开放。”

在受访专家们看来,在“一线”最大程度放开后,能不能有效进行风险管控,是对自由港最大的挑战。

广州市委书记任学锋在中共十九大期间也提出,要探索建设南沙自由贸易港,推进南沙开发建设取得新的突破。

来自上海市多个渠道的信息显示,上海市已经形成了建设自由贸易港的初步方案,并且报送至国家相关部委征求意见。

(《中国新闻周刊》2018年第2期)

需要更大改革自主权

在方案未定之前,上海如何对标,是外界最关心的问题。

自贸区改革面临“两难”

而按照目前内地的监管框架,所有进入保税区的货物都要申报,而在自由贸易港模式下,主要借助货物风险分类、企业信用分级等手段,针对重点风险事项建立有效的监管体制、机制。

“根据京都公约,自由贸易港概念最核心的,是实现免于惯常的海关监管,最大程度方便货物贸易的进出。”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港口研究室主任赵楠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在他看来,与自贸区相比,自由贸易港的监管力度应该更大,因为开放力度更大了,“需要分类监管,也要通过信息化,求得监管的严格和效率之间的匹配。二线监管应该更精准,有针对性,尽量减少对资源配置的误伤。”

上海市发改委副主任朱民曾在一次讲话中表示,上海自贸区产生了对全国具有示范意义的“四大发明”。

“提高监督能力,而不是管制程度”

在初步设想中,也就是《全面深化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改革开放方案》中所描述的自由贸易港,既要做“减法”,也要做“加法”。

如果“二线”能够高效管住,那么“一线”就可以更大胆、更高水平的开放。在这样的背景下,在上海自贸区范围内,再划出一定区域,建设自由贸易港的方案呼之欲出。

“第一是在政府职能转变方面,从事前审批制变为事中事后监管为主;第二是以负面清单为核心的投资管理制度和外商准入前国民待遇;第三是贸易便利化改革,主要是货物贸易便利化,实现了单一窗口的管理模式,使通关成本进一步降低;第四是金融开放方面,最重要的成绩是成功尝试了FT账户(自由贸易账户)。”陈波对《中国新闻周刊》分析,自贸区设立4年来,总体改革目标,是建立一个现代化、开放型的市场营商环境,最终能够在全球范围内形成新的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