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鞍山市铁瑛:难忘的1975年哦也树立了新的更高的目标,保定中央纠正“二师那个学校好

铁瑛:难忘的1975年哦也树立了新的更高的目标,保定中央纠正“二师那个学校好

2017/12/4 1:49:00 13:05:55      点击:1002
  

“哦,保定二师,那个学校,好学校。”毛主席明显带有赞赏的口吻。“谈谈省里情况吧!”

“铁瑛同志,你是哪里人哪?”

我们急忙向警卫处要车(那时警卫制度甚严,只有警卫处的车才准进汪庄)。我们象热锅上的蚂蚁,心急如火,足足等了四十分钟汽车才到。我们赶到汪庄时,中办领导同志迎过来说:你们怎么才来,毛主席想跟你们再谈一谈,现在来不及了,赶快去吧。我们快步来到一号楼,毛主席已在工作人员搀扶下走进汽车,隔着玻璃窗,毛主席看见了我们,他神情安祥地向我们挥了挥手。

我心里一阵惊讶:几天前才发生的事,毛主席也知道了?

1968年国庆,我有生第一次登上天安门城楼。想想自己一个农民的儿子,能同党和国家领导人一起观礼,心情是异常激动的。尤其是站在走道边,望着毛主席从面前走过时,步履稳健,笑容满面,精神抖擞,并无老态,心里一阵宽慰和轻松。可是,看到周总理消瘦的脸庞上却没有一丝笑容,我的心不觉蒙上一层阴影。陈毅元帅身着便装,低着头走过来。他是我的老首长,我习惯地立正行举手礼,并向他问好。陈老总站住了,向我点点头,用力握握我的手,从他眼神中我明白,他一定认出我了,可他没说一句话,没露一点笑意,步履匆匆地离开去。我心像针扎一样!陈老总可是位叱咤风云的帅才,如今被批为“二月逆流”黑干将,他不说话,是怕连累部下啊!说实话,革命三十几年来,我从没像“文革”中这样犯糊涂:喜乎?忧乎?皆有;悲否?恨否?难分,真真实实是:剪不断,理还乱,心里只盼着早点结束“文化大革命”,早点结束无政府状态,让各项工作走上正轨,让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脸上都能再展明朗的笑容,……

记得1958年夏天,我当时是南京军区军事法院院长,去北京参加全国第三次司法工作会议。会议结束前一天宣布:明天,毛主席和党中央领导人要接见全体会议代表。掌声似惊天动地的春雷,在会场里久久回响。

我听了这些,心情非常激动,有毛主席和周总理的关心,有小平同志整顿的决心,这次浙江问题,大有希望得到解决或部分解决!

汽车开动了,走远了,我心里十分懊恼,也非常惋惜。当时我并不知道这是我与毛主席的最后一次会面,只是觉得因为汽车未能也树立了新的更高的目标,及时进汪庄,竟失去了一次聆听毛主席指示的机会,太遗憾了!但是,我又充满希望:我亲眼所见,毛主席在杭州治病期间,通过中办领导同志,通过省委领导,通过其它各方面同志,了解了浙江大量情况,我相信,他老人家是会作出决策,使许多问题得以解决和明朗化。

就说1958年夏天的那次接见,五个会议的五六百位代表,都急切地期待着毛主席接见的一瞬间,也只奢望一瞬间,毛主席多忙嘛!突然,掌声欢呼声骤起,毛主席在前,少奇同志、周总理、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一起谈笑风声地从怀仁堂内走下台阶,健步向我们走过来。

经过中央工作组的努力和浙江县以上干部的反复讨论和修改,在小平同志主持召开的政治局会议上,通过了解决浙江问题的中共中央1975年16号文件,并送毛主席圈阅后下发了。根据中央的指示精神,浙江对各级机关、企业中“突击入党、突击提干”的一大批人进行了清理,不够党员标准的,坚决劝退出党;不够干部条件的造反派头头,坚决调离领导岗位。从而纯洁了组织,打击了派性,扶植了正气,进一步加强了党的各级领导。虽然当时不可能彻底解决问题,但是,由于197 5年贯彻中央16号文件时,浙江省委态度坚决,措施得力,比较有效地纯洁了组织,批判了“左”的思想和派性,因此,在 1976年的所谓“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的运动中,浙江没有大乱;在粉碎“四人帮”之后,浙江揭批查的工作和迅速恢复发展工农业生产都得以较为中央纠正“顺利地进行!

1972年4月,我被中央任命为浙江省委书记。“五一”那天走马上任后,批判林彪反革命集团,落实政策,解放干部,狠抓工农业生产,浙江一度形势不错。可是,从1974年开展批林批孔以后,省委被冲击、分裂,全省派性斗争又一次泛滥。金华地区武斗频繁,且愈演愈烈,已不是一般的舞枪弄棍,而是真枪实弹,步枪、机枪、手枪、手榴弹两派都有,每天乒乒乓乓,枪声爆炸声不断。1975年1月份,我受省委委托去金华地区收缴武器,虽说经过艰苦的工作,收缴了三四百支枪,武斗也停了下来,可当我被召回杭州开会的第二天,金华地区又响起了枪声!我深感痛心和困惑:党的领导如此缺乏权威和软弱无力的状况,即使在抗战最困难的时期,也不曾有过!

摘自:《缅怀毛泽东》

纪登奎同志还对我说:临行前,他去医院看望周总理,请示总理还有什么交代。周总理很动感情地说:浙江是鱼米之乡,可现在要吃北方省市支援的地瓜干、玉米面,我听说,运粮的火车厢上大字写着送给浙江懒汉吃!我这个当总理的,对不起浙江人民……总理眼角闪着泪光,语调十分沉重,最后再三叮嘱:一定要制定出切实办法,解决好浙江问题。

不知为什么谭启龙同志没哼声。我便接口说:主要是我们工作没做好。那是几天前,省委在杭州饭店召开县以上干部会议,传达四届人大精神,造反派冲进会场,要把我们俩抓走,是警卫部队赶来才把人从造反派手中夺过来,但杭州饭店被造反派占领了

,干部会议只能易地召开……。是呀,在“造反有理”的氛围之中,干部除了作自我批评还有什么理可言?!

落坐后,恐怕因为熟悉谭启龙同志,毛主席面带微笑地先问我:

南乘专车抵达杭州。读完这一页薄薄的电话通知记录,肩头仿佛陡然搁上一副千斤重担,我心里沉甸甸的,坦率地说,是担忧大大超过了喜悦。尤其是来到毛主席专列即将停靠的艮山门车站站台上等候时,我不停看表,不时扭头向钱塘江大桥方向眺望,心绪不宁,焦虑万分。

到底是如实汇报批林批孔运动遗留下来成堆问题的真实情况,还是追随当时的政治气候报喜不报忧?我没有犹豫,毅然选择了前者。尽管自1974年以来,我被大小会批斗了数十次,批我否定“文化大革命”,举逸民、请隐士,宣扬“唯生产力论”等等,纲越上越高,造反派甚至想把我划到林彪死党之列。那时我毕竟已是年近花甲,被批斗一年多,不知人瘦,只觉原先量体裁制的衣裤变得晃晃当当。可是,我从不愿昧着良心说假话,更不愿把责任推给下面。我当时心中有一个信念是从没动摇过的:作为中国共产党的伟大领袖毛主席,绝不会看轻中国黎民百姓的温饱冷暖!这倒不是林彪“大树特树”的“功劳 ”,而是我亲眼目睹,亲身感受到的: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尽管毛主席晚年犯有错误,直至逝世不曾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但是,他毕竟是一位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一位中国共产党的杰出领袖,一位献身中国人民解放事业的革命先驱,因而,1975年才会亲自批准解决浙江问题的中央16号文件!

终于,喷云吐雾的火车头从远尊龙娱乐城官网方驶来,那平时听到刺耳的汽笛声,今天却象一支优美动人的抒情曲,我禁不住笑着长长舒了口气。

“在哪里读书的?”

阅读 ()

谭启龙同志和我走进专列车箱里,原本坐在沙发上的毛主席,身体向前一倾,搁在沙发扶手上的双臂一用力,没要人搀扶自己站起身。从他利落的动作上看,很难想象面前是位八十二的老人。

原标题:2018报考不是985/211高校,还有哪些学校值得你信赖

有些大学本来有985的实力,却屈尊211;有些大学连211都不是,却在行业内口碑好到爆!所以说,志愿填报不必总盯着985/211的学校名头。一些学校的优势专业,并不输于985/211院校,甚至就业质量强于部分985/211大学。

不好理解?先来看看下面这段顺口溜--

985校个个好,毕业之时抢着要;

211校要细挑,优胜劣汰请记牢;

一本左右压线生,注重专业输不了!

中国高校多如毛,填报功课不能少;

别信名校啥都好,普通高校可淘宝;

西政法学可知道,东财会计天下晓;

燕大机械牛气高,东电电自就业俏;

西建曾是老八校,哈理高压有谁超?

水利水电西理骄,长理光电呱呱叫;

中北测控一流到,昆理冶金数前矛;

轻工包装陕科技,成理勘测尚可报;

太多高校名不燥,王牌专业金光耀…

值得报考的非985/211大学优势专业

考研报名热线15118402050微信同步 qq593698442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毛主席在我的心目中,永远是党和人民的杰出领袖;1975年在我的记忆中,永远难忘。

还说1962年七千人大会,大年初一晚上,毛主席同党和、国家其他领导人来到人民大会堂,和大会代表们一起联欢。毛主席登上主席台时,记者蜂涌而至,拍照的,录音的,像在主席前面砌起人墙。此时,我又一次感受到毛主席极强的群众观念组图:2006/11/10/霍,他不断挥手让记者离开,直至能让大家都看到后,才离开主席台。1973年中央召开的党的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利来娱乐城备用闭幕时,许多代表跑到主席台前看毛主席,工作人员扶主席离开,毛主席讲:他们不走,我怎么能走。一直等到代表走完,主席才离去。此情此景实在感人!


copyright © 2012 - 2017 pnp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